装饰艺术的极致

2017-02-16 00:00浏览数:131 
文章附图

列举伊斯兰对人类文明的贡献,装饰艺术绝对不可不提。伊斯兰的装饰艺术,偏好以几何图形或植物花叶来表现自然之美和内心情感,呈现出别具一格的典雅清丽和朴素精致。土耳其的装饰艺术,在忠诚恪守其宗教艺术理念的同时,又创造性地继承了古罗马的精神遗产和拜占庭的无敌华丽,从而达到人类装饰艺术的巅峰。在亲眼所见之后,我甚至武断地认为,当代的所有设计师都可以不用再瞎忙活了,只需要把前辈的成就小心借用、忠实传承就好。

  在土耳其,装饰艺术的应用可谓无处不在。大到清真寺的内外装饰、小到一盏玻璃马赛克吊灯,知名的如地毯和珠宝、平凡的如日常生活器物,往往都是缤纷繁丽、夸张炫技的,但在很多崇尚“留白”“空灵”“画外之象”“韵外之至”的中国人看来,不仅不觉反感,反而呈现为一种明丽鲜亮、变幻流动、震撼冲击的美。因为土耳其人似有特别高明的技巧,能将看似纷繁、重复、庞杂、琐细的素材处理得井然有序、平衡协调,富于规律的美感。

  书法、细密画和瓷砖是土耳其装饰艺术中最具有代表性、最骄傲的艺术门类。

  除了中文,阿拉伯文也有书法

  就像拉丁文字中花体字母的起源是为了装饰手抄本《圣经》一样,阿拉伯文的书法也是出于早期誊抄《可兰经》的需要。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阿拉伯文书法虽然流畅变化,但总体上都是追求整饬精雅,绝少中文书法中类似“狂草”的夸张表达。

  在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和托普卡珀皇宫,我饱览了历代精美的阿拉伯文书法。那一个个美丽的阿拉伯文字曲直变化、飘逸灵动,充满了形式的美感和流动的节奏,看起来如诗似画、叮咚作声。有的书法还搭配了恰到好处的装饰纹样,让字与画交相辉映,美不胜收。虽然不明其义,但这人类文明之美直观而集中的呈现,仍让我流连忘返。

  我的名字叫“细密画”

  在去土耳其之前,我就通过奥尔罕·帕慕克的作品《我的名字叫红》中得知了细密画,并对其心向往之、钟爱不已。细密画同样打着深刻的宗教烙印,始于《可兰经》的边饰图案。

  土耳其细密画的魅力,既在其细致入微、纤毫毕现,又在于其必须遵循“真主创造一切”的艺术伦理,从而摒弃个性创造,对人物和动物采用高度模式化的表达。就像中国绘画的“妙造自然”一样,它不是对自然的简单模仿,而是呈现出一种价值理念的表达和内心情感的掩饰,因而让人无法一眼看透,更显深邃神秘。比起印度、波斯等地的细密画,土耳其细密画还有一个独到之处,那就是颜料的珍贵。在售卖细密画的小店里,店主不止一次指着画上闪耀的金色告诉我:“it’s made of pure glod power”,即“使用24K纯金制成”。

  风情万种的伊兹尼克瓷砖

  伊兹尼克之于土耳其,可能相当于景德镇之于中国,是闻名遐迩的“瓷都”。蓝白相间的伊兹尼克瓷砖,既装饰了苏丹的皇宫,也装饰了安拉的神殿,同时还以杯盘盏碟的形式点缀着普通人的日常生活。瓷砖上的植物造型是穆斯林艺术家的一大偏爱,他们会运用想象力,让植物的形态超越自然的束缚,呈现出万花筒一般迷离纷繁的效果,同时亦会在变幻反复中蕴含内在的规律和节奏。典型如纤细优雅的郁金香图案,就在伊兹尼克陶瓷艺术中反复出现,甚至成为某种具有标志意义的图腾。据说这种高贵的花朵,曾伴随奥斯曼土耳其国运的上升。

  蓝色作为伊兹尼克瓷砖的代表色,其最显赫、最荣耀的体现是蓝色清真寺,这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引以为傲的建筑,也是伊斯坦布尔的象征。在蓝色清真寺中,我不无惊讶地发现,上百万片伊兹尼克瓷砖的铺贴,最终不是乱花渐欲迷人眼,而是呈现出一个神圣轻灵、清净简洁的神性空间,就像是生命无止境的欢愉,最终都皈依为对神恩虔诚的信仰和由衷的礼赞。